-->

你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行業動態>內容

你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行業動態>內容

新型城鎮化釋放跨國商機

發布者:黨委工作部    時間:2014-11-21 14:41:00    瀏覽量:
新型城鎮化是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動力,也是中國內需的最大潛力,這已經成為全國乃至全球的共識。按照規劃遠景,中國新型城鎮化的探索和實踐可以使將近3.9億的農民逐步變為市民,屆時他們的收入水平有望從現在的水平提高3倍,這一巨大的消費潛力,將為中國的經濟增長添加動力,也將給世界經濟復蘇提振帶來深刻影響。
“在未來10年到20年內,新型城鎮化進程有望拉動40萬億元到50萬億元左右的投資,這無疑是未來世界上最大的投資機會之一,將給包括跨國公司在內的各國投資者帶來更多的商機。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還提出了優化城鎮化布局,以城市群作為主體形態,這比2007年重視發揮城鎮化的作用又深刻了一步,同時也為跨國公司投資指明了方向。”11月12日,在由中國國際跨國公司促進會、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等單位主辦,沃土盛景城鎮化研究院承辦,中國建設報社協辦的第七屆國際跨國公司領袖圓桌會議暨第一屆“跨國企業與中國新型城鎮化產業國際論壇”上,幸福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孟曉蘇如是說。


跨國企業瞄準中國機遇
眾所周知,城鎮化是伴隨工業化發展,推動產業向城鎮集聚,農村人口向城鎮集中的歷史過程,是一個國家發展水平的重要標志。按官方統計,目前我國的城鎮化率為53.7%,預計到2020年城鎮化率將會達到70%,到2030年城市人口將達到10億,城市人口增加勢必會產生更多的消費。
“我國的城鎮化正處在快速發展的階段,這是我國今后經濟社會發展的最大動力和潛力所在,也是21世紀全球經濟發展的一大引擎。隨著社會保障體系的日益完善,消費能力也有可能得到新的釋放,工業化與信息化高度融合,做強先進制造業,通過扶持戰略性新興產業,將迅速帶動傳統產業升級。預計今后五年中國將進口10萬億美元左右的商品,對外投資規模可望達到5000億美元。”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侯云春表示。
按照國家新型城鎮化發展規劃精神,下一步,我國將進一步通過政策引導,大力開拓內需,在自身努力轉變發展方式、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同時,為世界經濟增添新的動力,創生更多全球紅利。“毫無疑問,這將會給全球經濟帶來巨大市場。中國新型城鎮化以歷史上從未有的過程產生了新的全球紅利,無論從國際經驗看還是立足中國的現狀,中國城鎮化將有20年的商機,給世界各國及跨國公司帶來更多的合作機會和更為廣闊的市場空間。”侯云春說。
一直以來,跨國公司都是促進國際產業、貿易、投資相互融合的主力軍,是經濟全球化的重要角色,如跨國公司在中國新型城鎮化過程中能充分發揮自身在產業和資本方面的優勢,支持、促進和參與中國推進新型城鎮化,無疑將不斷拓展新商機,實現互利共贏。

中國機遇倒逼市場改革
“對未來的中國經濟乃至全球經濟而言,中國的新型城鎮化進程將釋放更多紅利是顯而易見的,但新型城鎮化的核心更多是市場化改革,是具有中國特色的新型城鎮化。城市面積擴張,更重要的是實現產業結構、就業方式、人居環境、社會保障等一系列由鄉到城的轉變。”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城市和小城鎮中心副主任喬潤令接受《中國建設報·中國住房》記者采訪時表示。
據統計,中國現有的城市大概有600多個,還有兩萬多左右的小城鎮,若按照國際標準,中國的小城鎮實際上就是小城市。可以說,中國的城鎮化現在已經進入了轉型關鍵期。怎么轉型?怎么改革?朝哪個方向轉型、改革?則是擺在決策者們面前的大問題。
對此,一直關注并深入研究城鎮化問題的原建設部副部長宋春華強調,新型城鎮化不能只造空城,不聚人氣,必須要有準確的定位和產業支撐;不能只鋪攤子,拼資源,要堅持集約緊湊低碳;要研究城市的發展戰略,依據當地的資源和區位特征,把握好定位,選擇好主導產業和產業集群;同時,城市規劃要盡可能和社會經濟發展規劃和土地利用規劃結合。
侯云春對此深表認同,他補充表示,新型城鎮化需要在舊的城鎮化模式上轉型變革,不僅包括經濟和社會發展方式的轉型,還包括產業結構、城市交通、建設布局、生活方式等方面的變革,本質上是要通過真正的改革實現人的城鎮化。“不僅要重視城市基礎設施等硬件建設,更要高度重視提升城市的信息化、管理現代化水平和城市文明程度的軟件建設;不僅要高度重視發揮政府的作用,更要注重發揮市場機制的作用。”
市場改革需要落到實處
自新一屆政府成立及十八屆三中全會召開以來,市場化改革的提法深入人心,同時也令社會各界期待。
較早投入中國城鎮化建設的東方集團董事長張宏偉深有感觸地說,中國的城鎮化喊得很響,思路、觀點都很好,但落地困難重重,步履依然艱難。“希望有更多相關的政策能夠落地,這是應該思考的問題。新型城鎮化不能停留在口號上,要盡快把想法變成辦法。”
無獨有偶,伴隨新型城鎮化戰略提出,積極主動尋求戰略及業務方向轉型的萬科集團在對新型城鎮化的認識上也有了新的變化。“我們之所以將自己重新定位為城市配套服務商,主要是因為新型城鎮化不能跟開發商掛在一起,一旦掛在一起,就不是政府現在要的新型城鎮化。人的城鎮化事實上跟開發商所理解的拿地開發、擴大規模是兩回事,所以必須要把這個事情擇清楚,新型城鎮化的目的并不是鼓勵土地財政。”萬科集團副總裁毛大慶表示。
那么,到底該如何將市場化改革落到實處?
沃土盛景城鎮化研究院首席專家陳德泉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政府在金融上應該引導支持城鎮化的發展。“政府的投資,開發性金融機構的投資,商業銀行的投資,以及產業投資等,需要給予相應的政策支持和法律保證,以助推新型城鎮化建設。”
對此,晟景資本集團董事長董叢飛深表認同,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他也表示,新型城鎮化過程中,政府應該以產業為引擎,以資產管理為原動力,聚合被城鎮化區域的資產,再以資本價值目標進行規劃資產設計,最后以發展城鎮化資產包產業基金等多種金融手段,將預期資產變現為現實資本。
在戰略規劃上,國務院參事施祖麟則表示,在推進新型城鎮化過程中,政府應做好城鎮化規劃,大中小城市的城市群要強調協調發展、城鄉一體化,還要及時引導不同地區因地制宜地發展,不能一刀切。
除此之外,山合水易機構總裁郭帆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也表示,新型城鎮化規劃需要新思維,要徹底突破現有的規劃形式,根據已有的規劃理論和依據,按需編制規劃,同時還要根據需求,將不同城市規劃成果形成規劃服務包,形成系統的規劃。